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
首页 > 文史观澜 > 文化酷评 > 正文

影视业不懂90后没有未来 热门IP却大多忽视思想性

原标题:不懂90后就没有未来   

1

2

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6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于昨日落下帷幕。一如往年的展厅,真正的大剧难觅踪影,因为私下早已被一线卫视抢购,无需以“出台”的方式售卖;出来亮相的要么是未见过天日的积压“库存”,要么是首轮播完、待售二轮三轮的普通剧目。无论都市生活剧,还是古装历史剧以及玄幻仙侠莫不如此。面对交易会现场“大剧缺席、小剧撑场”的尴尬现状,业内也表示,题材不是问题,内容和品质才是问题。而每年的“品质剧”又屈指可数,大部分剧目都以平庸之相沦为“陪跑”的角色,柠萌影业CEO苏晓就此表示,强者愈强、弱者淘汰是注定的趋势,“这个行业集体赚钱的时代已经反过来了,大家日子都过得很好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。”

  “超级内容”凸显最高性价比

去年的两部大热剧集《琅琊榜》和《芈月传》再次强势带动古装IP热,从量级预判上能够与之匹敌的《如懿传》无疑是2016-2017年最受关注的剧目,不过该剧却并未现身交易会,因为早已被江苏卫视和腾讯视频拿下,“未拍先卖”的待遇且单集1500万的价格让同行们望洋兴叹。其他剧目方面,像是侯鸿亮和孔笙再度联手打造的《欢乐颂》、孙红雷主演的《好先生》、吴秀波和刘涛主演的《军师联盟》、陈建斌主演的《中国式关系》、王志文和徐帆主演的《一树桃花开》等都是值得期待的剧目。

诸如上述剧目大概符合苏晓所说的“超级内容”,抑或是“爆款”。“超级内容无非是守住两个底线,一个底线是在制作每一个环节上尽可能的精益求精,这一点我觉得大家都非常好理解。第二个底线就是放在现在这样一个市场环境中,我们不求产能的扩张。可能在前几年作为一个新的影视公司很容易就定这样的目标,说我今年做三部戏,明年做五部戏,后年做十部戏,不断地扩充产能。但是放在现在这个市场上,我觉得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对柠萌来说,去年我们做了三部剧,今年乃至明年我们每年的产量会严格控制在三部到四部的规模。但是在每一部剧的质量上和投入上,我们会加大力度,把它做成超级内容。这是我们的目标。”

在苏晓看来,一个集体赚钱的时代已经反过来了,能够花大钱买好剧的就是那么几家一线卫视和几家大的视频网站,所以将来挣钱的一定是那些少数“超级内容”的制造者。“在一剧四星时代,尽管全国的影视内容机构非常多,三四千家的总规模,每年五百多部电视剧,三分之一能够确保赚钱,三分之一至少能打平,还有三分之一亏损,这个还是一个相对保守的数字。但是到了现在(一剧两星)短短一年发生很大的变化,三分之二的项目要亏钱,可能赚钱的是少数。”

热门IP大多忽视思想性

其实,苏晓的这一观点和前日郑晓龙在“影视京榜”上的“少做剧、做好剧”的发言完全吻合。而所谓“好剧”,衡量的标准就是看品质和内容,而不是题材,也不是IP或原创。记得在《琅琊榜》播出之前,侯鸿亮面对IP改编“多轻浮、少厚重”的质疑,曾信心十足地保证让观众和网友看到一个不一样的IP剧,事实证明,《琅琊榜》的确成为了IP改编的标杆。

苏晓也提到一个作品的思想性是不分题材的。“不管是现实题材,还是古装或者是现在热门的玄幻、魔幻这些大IP,思想性的追求应该是一贯的,但又是非常难做到的。”这大概就是《琅琊榜》高于《花千骨》的地方。

其实,现在很多根据热门IP改编的影视剧,都是“有人气没风骨、有网感没质感”。诸如亮相本次交易会的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、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明显是迎合90后,这也注定它们成为不了全民热议的现象级作品。这还算中规中矩的。还有一看就是来扎钱的,比如打着邓超和俞白眉担纲总监制的《分手大师遇到复合大师》,被不少媒体同行嗤之以鼻为“烂剧卖相”。

做内容的不懂90后,内容没有未来。这一点很好理解,以90后为标志的,也包括年轻人有消费能力,掌握了网络的话语权,甚至是IP的发动机。原来我们做电视剧更多的是关注阿姨妈妈的口味,茶余饭后全家消费的文化产品。但是放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,包括视频网站,包括电视台也都在转型,希望能够争取年轻观众。当然,作为内容公司肯定是往这个方向走。但是走的这个结果又变成另外一个极端,就是对思想性的追求被大大地削弱。到今天我后面再加两句话,“前面一句话是‘你如果今天不懂90后的话,你内容没有未来’,后面一句话是‘如果今天你跪舔90后的话,你内容依然没有未来’”。

[责任编辑:于婷婷(实习)]
标签: 影视业   思想性   90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