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
首页 > 文史观澜 > 读史忆人 > 正文

邓小平用两个字解释自己为何能从文革中度过

核心提示:邓小平这才说:“是‘文化大革命’。但是,我相信‘文化大革命’的问题会得到解决的。好多人问我,你为什么能够度过来?我说,没有别的,就是乐观。所以现在身体很好。如果天天陷在痛苦里,怎么能健康!”

1

《百年潮》2016年3期 封面图

本文摘自:《百年潮》2016年3期,作者:张云方,原题为:《邓小平与中日邦交》,为节选。

中曾根先生是1983年就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(俗称日本首相)。1983年胡耀邦总书记访日时,曾到中曾根首相家里做客,开创了中日友好史上的新篇章。

1984年,中曾根首相访华,受到中方的最高礼遇。在机场即安排了欢迎队伍,少先队员献花,领导人迎接。而且从机场到人民大会堂,车队走马路中间线(当时道路上还没有中间隔离带),摩托先导队在前面开路,一路绿灯。

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后,中国取消了国宾来访鸣礼炮、检阅三军仪仗队的礼节。中曾根首相来访,中方首次恢复了鸣礼炮和检阅三军仪仗队的国际惯例。给予中曾根首相的另一个礼遇是,除了大量的消息报道外,每天有一篇通讯。这是任何国家元首都没有享受到的最高礼遇。

这里披露一个我个人与中曾根的插曲。1980年初,我结束五年的驻日记者生涯即将回国之前,通过牛山先生,与中曾根在他的沙防会馆见了一次面。记得他从50年代讲起,说到1953年参加完斯德哥尔摩和平大会,转道从新疆来中国的佳话。他说,后来随松村谦三访华,周总理先后三次接见了他。在与中曾根长达两个小时的谈话里,他多次透露想再次访华的意愿。我随即将情况向陈抗参赞作了汇报,他马上说,立即向国内写报告,请求邀请中曾根访华。我向国内报告后,很快就有了邀请中曾根访华的回音。于是,这一年的“五一”黄金周,受中方邀请,中曾根首相对中国进行了友好访问。

邓小平会见中曾根首相是这次接待活动的高潮。中曾根首相到达北京的第二天上午,邓小平就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他。这次会见谈了两个多小时,比预定的时间延长了40分钟。中曾根首相说:“1979年你来东京时,我们见过面。”邓小平说:“已经五年了,五年不算一个短的时间。那时我75岁,现在80了,再过五年可能就不行了。”中曾根首相说,“看不出你有80。”邓小平调侃地说,“还可以。现在的办法就是少一点工作,多一点官僚主义,保证长寿。”

谈到中日关系,邓小平说:“胡耀邦在东京同你们之间作了一个有远见的决策,就是要实现面向21世纪的友好。但这是一个形象的说法,22世纪,23世纪也要友好下去,是世世代代永远友好下去,谁要反对它,我们就要以更加友好的行动来回答他,这件事的重要性超过了我们之间的任何一件事情。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我们特别欢迎你和安倍来访。”

邓小平进一步强调:“我们看中日关系,应该向前看,应该从历史的长远眼光看问题。希望今后交往更紧密一些,这是我们的共同愿望。”“发展中日友好合作关系,不是10年20年的事情,要以长远的战略眼光来看待。中日两国政治家,应该把中日关系看远一点,短视是有害的,是不可取的。从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形势来说,中日两国必须搞好关系,扩大一点说,我们两国关系搞好了,对整个国际局势也有意义。”

邓小平还说:“我们总的方针是世世代代同日本友好下去,这一方针是毛主席、周总理多次重申的政策,这个政策不会因为中国领导人变动而改变,中日两国没有理由不友好下去。”邓小平继续说道:“我相信,我们两国发展合作的前景是良好的。我们要向你们学习的地方很多。我们要实现四个现代化,需要朋友的帮助。”“中日两国要友好合作,这是历史赋予我们双方的使命。尽管某些时候对某些问题,中日双方会有不同的看法,甚至产生一些困难,但对中日友好的大局来说,都是暂时的、细节的问题,都是能够解决的。”

谈到中日经济交流时,邓小平说:“我们之间不是一点问题没有,当然,总的发展是满意的。什么问题呢?就是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发展得还不够。”“应该说,我们的确得到了你们不少帮助,但是,问题是,民间企业对我们的帮助和合作还很不够,很不充分。”“考虑到我们现在这种关系,双方都要看得更远些,更广些。你们的企业算盘打得太精了。”“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对外开放,在沿海各地搞一些特区,特别欢迎日本方面参与。”邓小平接着说:“宝山第二期工程下马,是没有钱,不得不下马。当然,宝山是日本帮助搞的,但是一旦停止,所有的损失中国负担。既然中国承担,日本就不要埋怨了。”中曾根首相说:“我相信前途光明。日本企业家说,跟中国各公司接触,中国不说谎话,不骗我们。中国和其他共产圈不同,不是今天有了政策,明天就变。”

上一页 1 2下一页
[责任编辑:于婷婷(实习)]
标签: 邓小平   百年潮   文化大革命   中日关系